当前位置 主页 > 企业核心 >

景区也没有得到家属的正式通知

  

邹明今年27岁,江苏无锡人。今年“五一”小长假,邹明多请了几天假,前往峨边黑竹沟游玩。跟他一起的还有另外4个网友,来自上海、四川等地。

5月24日上午,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邹明,其手机提示为关机状态。记者随即又联系了邹父,证实了邹明目前平安的消息。但对于采访请求,邹父予以了拒绝,表示:“不会接受媒体采访,只想低调处理此事”。

不断有发现,家属的心情也越发急迫。5月13日,家属请来四川省山地救援总队乐山支队帮忙搜寻。5月15日,家属将悬赏金额提高到了20万元。但遗憾的是,此后的几天里再无发现。5月18日,在景区管委会的建议下,家属将搜救队伍进行了精简,留下37名精壮村民兵分6路,沿驴友最有可能前往的区域展开地毯式搜寻。

“我也很想知道,这17天他怎么过的?”一位对黑竹沟颇为了解的资深驴友表示,一个只随身携带了少量物品的人,在黑竹沟内进行17天的穿越“几乎不可能”,“他吃什么?住哪里?那几天恰逢大降温,黑竹沟大范围降雪,条件比平时更为恶劣”。而根据家人此前描述,邹明尽管喜欢自行车等运动,此前并无户外探险的经历和经验。

此前的5月6日,邹明独自进入峨边黑竹沟,并于当晚失去联系。家人报警后,景区和家属组织力量展开了搜救,但在花费近30万元后未果。直到5月23日,邹明突然现身沟外,并与家属汇合。“他自己穿出来的。”邹父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表示,至于具体细节不便多谈。

但5月6日,邹明搭着一辆摩托车,独自又出现在了沟口。在山门处,工作人员又把他拦了下来。经过交涉,邹明把帐篷等物品寄放在工作人员处,带了些干粮进了景区,“他说转转就出来。”邹明妻子张女士也证实,当天上午11点过,丈夫给她打过电话,“说既然来都来了,还是想进景区看看,可能要一天的时间,但保证不会去探险。”

这17天他是怎么过的?怎么一点都不像在荒野饱受折磨的人?……邹明和家人的回避,引发了更多网友猜测。“很多情况我们也不清楚。”黑竹沟景区负责人和搜救行动负责人则表示,获知邹明平安的消息后,家属并未主动告知,反而悄悄不辞而别。

搜寻进入了死胡同。5月22日,搜寻人员进行休整,家属和景区、搜救村民共同商量下一步行动。当天下午,本来还极力主张搜救的家属态度有了变化。“他们说要去乐山求助市上相关部门,然后就连夜退房走了。”景区内迷都大酒店工作人员说,家属一共有7人,当晚3人退房离开,另外4人23日上午离开。

一个小餐馆里,父亲一手搭在儿子肩上,儿子看起来气色不错,两人共坐一条长凳,面对着镜头微笑……5月23日晚,一张家属拍摄的照片显示,27岁的江苏无锡男子邹明(化名),在失联17天后终于再次现身。

重金之下,很快有了发现。5月12日,搜救队伍在进山后右侧山上,发现了压缩饼干包装袋、一袋火腿和一把小斧头。带下山经家属辨认,初步确认这些食物是邹明从无锡购买后带来。5月13日,在距前一次发现地点约200米外,搜救人员又发现了一只水壶和一块压缩饼干包装。

当晚,洛子沙尔也从朋友处得到了这一消息。“我有点生气。找到了人也不通知我们,大家还准备天亮再上山。”23日晚上10点半,沙尔打电话给邹父,确认了网传消息属实。邹父告诉沙尔,邹明是自己穿越出来的。但出来的具体时间、具体细节,邹父没有多谈。

5月4日,邹明等5人抵达黑竹沟景区。景区管委会主任郭云城说,他们背着背包、帐篷等,猜他们是想进山探险,工作人员便阻止了他们。“但他们佯装离开,随后又从另外一条路进了山。”郭云城说,进山不久几人便遭遇危险,其中1人摔得头破血流。当地村民将受伤驴友抬出,其他4人也到了山下派出所,并向民警写下保证书,承诺不再私自进沟。

5月23日晚10时许,事件发生重大转折,邹妻张女士发微信朋友圈说:“17天!平安归来,感谢各位朋友,让大家担心了!”很快,“邹明平安穿越黑竹沟”的消息在多个户外探险qq群、微信群扩散。一张其家人拍摄的照片也同时流传:一个小餐馆内,邹明看起气色不错,与父亲微笑着合影。据称,该照片是23日邹明与家人汇合后拍摄。

5月6日晚,见邹明仍未来取行李,工作人员便打电话联系,但他留的手机号已无法打通。5月7日一早,妻子张女士也发现,丈夫的电话打不通了。5月9日,家人仍未联系上邹明,便向峨边警方报了警,邹父等人也紧急赶往四川。

自5月6日晚未联系上邹明开始,景区便安排人沿栈道展开搜寻,随后几天又扩大了搜寻范围。5月11日,家属雇请了50名村民进山搜寻。5月12日,家属又请了50名村民进山。与此同时,家属发出消息,如果能够找到邹明,直接奖励10万元。“家属组织了100人,景区也组织了人,还有自发的村民。”郭云城说,那两山上很热闹,就像赶场一样。

景区也没有得到家属的正式通知。直到5月24日一早,工作人员听人说起,才通过微信问邹父:“听说邹明已经平安出沟了?”邹父回复说:“是的,庆幸,听说翻过几个山头呢,瘦了25斤。”邹父同时注明“详情有待了解”,景区工作人员便未再多问。

“每人每天200元工资,吃的、用的另外算。”当地村民、搜救行动负责人洛子沙尔说,家人先后向他们支付了10多万元。5月21日,6支队伍全部返回,仍无有价值的线索,而家属支付的搜救费用已达到20万元。郭云城则表示,除此之外,景区承担的搜救成本也近10万元。

邹明和家人的不回应,在各qq群和微信群众引发了诸多猜测。邹明与父亲的合影中,看起来虽然清瘦了一些,但其精神状态还不错。“完全不像一个荒山野岭中求生17天的人。”多位驴友猜测,邹明可能并未长期被困在黑竹沟,而是已经提前出来多日,只是未与他人联系。

“不管怎么说,人平安就是好事。”景区工作人员说,但家属也不应不辞而别,找到人后更应及时通报。据介绍,家属在搜救中租用景区的帐篷、睡袋,租用费用和损坏的赔偿费用也未结清。“差我们1万余元,这还不包括搜救产生的近10万元费用。”工作人员说,景区目前正在研究,看是否对其采取罚款等进一步措施,“就算他是真的幸运,这种行为也应受到惩戒”。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 丁伟